关于深圳近海海域环境保护和资源利用的建议

2015-06-29 10:26:32   来源:    点击:

    在国家总体战略部署“一路一带”格局下,深圳承担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历史重任,近海海域环境保护和海洋资源合理开发利用更是建设滨海湾区城市的重要保障。深圳经过30多年的超常规发展,经济建设取得巨大成就,海洋产业是深圳市确定的未来重点发展的产业,但海洋环境尤其是近海海域环境保护尚存在不尽如人意之处。深圳尤其应当在强化重点海域生态环境保护,创新近海海域环境保护管理体制机制,重视近海海域环境监测,推动公众积极参与近海环境保护,提高海洋资源利用,力争在一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上取得突破。

    问题:

    深圳海域资源比较丰富,海域面积1145平方公里,海岸线绵延257公里,平均每平方千米陆地拥有海岸线132米,总用海面积超过500平方千米,全市拥有大、小岛屿39个,滩涂面积70平方千米。

    但是,深圳市近海海域面临着严重的垃圾污染[1]。根据2013年国际海洋清洁日深圳对近海沙滩[2]进行的垃圾清理及搜集的相关数据显示,目前近海垃圾前三位是塑料类、废纸类和烟头。2014年相关环保协会对红树林垃圾清理分类结果显示,在搜集的近两万件垃圾中,90%以上是生活常见的垃圾,诸如烟蒂、食品包装、快餐包装、购物袋、塑料袋等;约5%与捕鱼用具相关,诸如浮标、鱼篓、渔网及碎片、渔线等。另一方面,据我们调研所知,深圳市域范围内共有15个入海口,若是布局监测设备,从技术上是可以识别和了解陆源污染的种类、程度等,以便掌握情况,采取措施防治近海海域污染的,但是目前并无专门针对深圳近海海域污染情况的监测。

    面对严峻的近海海域环境污染,为了进一步了解近海垃圾处理情况,2014年九三学社深圳市科技经济专委会会同相关协会赴大鹏新区进行调研[3],发现目前水头垃圾填埋场已超负荷运转,可能引发严重的垃圾污染问题。其主要问题有:一是垃圾场缺乏严格运营管理,部分垃圾没有压实、覆土措施;二是部分填埋区域没有防渗措施,垃圾  渗滤液以及对近海海域造成严重威胁;三是垃圾场边坡过大,在2014年9月“海鸥”台风期间出现了部分坍塌,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由于大鹏水头填埋场特殊的地理位置,如果运营管理不善,极易对大鹏近海海域造成垃圾污染。

    上述情况与深圳当前着力建设一流湾区城市、打造海上丝绸之路桥头堡城市不相匹配,解决深圳市近海海域垃圾污染问题已迫在眉睫。

    办法:

    目前深圳市政府在近海海域垃圾污染方面还存在着重视程度严重不足、政府各个职能部门之间信息沟通不畅、海域垃圾监测信息缺乏等突出问题。鉴于上述情况,提出建议如下:

    1.明晰事权,推动近海环境保护归口管理,推进实施细则出台。

    根据现行《海洋环境保护法》、《深圳市海洋条例(草案稿)》均从宏观、纵向规定了海洋环境保护的相关职能部门,简单说就是以海岸线为界,海岸线以外的归海洋局管,海岸线以内的陆地上是城管局管。这种事权简单划分,容易产生管理的灰色或模糊地带。由于事权模糊,尽管法律明确规定了涉海各部门的职权范围,但各部门职能交叉、机构重复设置的问题依然存在、而且海洋部门不上岸,环保部门不下海,机构间和部门间缺少协作。直接导致互相扯皮的现象随之产生,影响了海洋环境污染的治理效果。因此,出台相关政策明确近海污染的归口管理尤为重要,我们建议由某单个部门牵头,根据其他各相关部门的分工职责,由牵头部门出台相应的实施细则,从事权、财权、人权等方面做出权责划分,并设立考评机制。

    2. 注重陆海统筹,强化近海污染监测,推动主要河流、主要排污入海口的数据监测,并适时推动数据共享。

    近海环境保护需要从源头上跟踪了解近海海域污染的来源、分类、程度等,因此首要任务便是加强近海污染的监测,尤其注重主要河流、主要排入入海口的数据监测。从2009年开始,监测中国近海海域的海洋垃圾已成为《中国海洋环境质量公报》的正式内容之一。针对当前深圳所有入海口尚无建立陆源污染监测体系的状况,我们建议应当尽快建设近海污染建设体系,及时了解近海海域污染情况,加快调研形成相关监测标准、技术手段。同时各部门尤其应当注重检测数据的适时公开,保障相关执法部门掌握实际情况,引导全民公众关注并参与近海垃圾防治。

    3.强化对公众的宣传教育,提高公众环保意识。

    深圳市各级环保部门从发展循环经济、建设生态城市的高度出发,广泛宣传,广造舆论,充分利用广播、电视、网络等新闻媒体,开展多层次、多形式活动宣传,引导鼓励全社会力量参与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使防治海洋垃圾的理念家喻户晓、深入人心。持续开展海洋和海滩垃圾的清理,提高公众减少废物排放保护的环境保护意识,促进海洋垃圾防治的公众参与。尤其注重保护民间环保组织参与近海海域环境保护事业的积极性,加大宣传力度,鼓励并支持相关公益活动的开展。同时,对屡教不改的个人及企业行为加大处罚力度。

    4.注重海洋保护与海洋资源利用相结合,加强近海海域垃圾的收集和海洋资源利用。

    当前深圳近海海域垃圾主要是塑料袋、塑料瓶和聚苯乙烯泡沫碎片等塑料制品[4]。可在海滨公园等人口密集的地方多设置垃圾桶和垃圾转运设施,对于近海海域污染源之一的船舶生活垃圾进行垃圾集中收集处理,对于海面漂浮的塑料垃圾可以打捞收集后进行集中处理。利用海洋环保服务公司或海域环卫作业对海洋垃圾进行打捞、脱水清理后,集中装入专用的垃圾集装箱,运往垃圾压缩站,经分拣、压缩后进入陆地环卫系统,由陆路运往焚烧厂或填埋场,可回收部分进入再生资源回收产业链。

    因此,对于近海海域垃圾中的塑料瓶等可回收垃圾尽可能实现回收,使其变废为宝,而无法回收的其他海洋垃圾进行焚烧发电使其能源价值得到再利用。

——社市委在深圳市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上的集体提案



[1]近海海域垃圾的来源是十分多样的,包括岸上居民、滨海旅游游客的丢弃,海上船舶的倾倒,雨水和地表径流的运送,未经处理的污水排放,污水处理后产生的污泥倾倒,医疗垃圾的非

法倾倒,渔民捕鱼用的渔浮分解等。

[2] 包括大梅沙海滩、小梅沙海滩、海上田园、半岛城邦、红树林公园、玫瑰海岸海滩、溪冲工人度假村海滩、较场尾海滩、金沙湾海滩、东冲海滩、西冲海滩、龙岐湾海滩、和部分潜水。

[3] 此次调研现场走访了大鹏水头和葵涌大林坑两个垃圾填埋场。

[4]由于塑料垃圾的热值最大,全由废塑料构成的垃圾低位发热量可达32527千焦耳/千克,远远超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当垃圾低位发热量为3350~7100千焦耳/千克时,适合焚烧处理”的规定,且近海海域垃圾中塑料占比也远高于陆地垃圾中塑料占比,是最适合于垃圾焚烧发电的资源,同时还可以用废塑料制造燃油、生产防水抗冻胶、制取芳香族化合物和制备多功能树脂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