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员风采 > 详细

医者仁心——张世权

2015-03-20 12:25:03   来源:    点击:

 

--记九三学社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二支社社员、深圳市骨肿瘤专家张世权教授

张世权教授简介:
中华医学会骨科学分会中青年委员
中华医学会肿瘤分会骨与软组织肿瘤学组委员
深圳市抗癌协会常务理事
深圳市抗癌协会骨与软组织肿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深圳市医学会创伤骨科分会委员
深圳市医学会肿瘤学分会委员
深圳市中西医结合学会骨伤科专业委员会委员
深圳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市第二人民医院)骨关节外科副主任、教研组主任、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骨肿瘤骨病学科带头人

深圳骨肿瘤事业的拓荒者

  骨肿瘤可以说是侵害人类的所有疾病中最残酷的一种,第一,它好发于青少年,让原本将要绽放的花朵戛然而止;第二,它的恶性程度非常高,经常让患者面临“要腿还是要命”的无奈选择? 
  “医者仁心”,德艺双馨的医生面对病人时首先表现出的是一颗慈悲同情的心。作为一位跟骨肿瘤作战多年的资深专家,市第二人民医院骨科主任医师张世权教授深深地明白骨肿瘤病人的疾苦,怀着一颗仁慈济世之心,张世权多年来研究的就是如何早期正确诊治骨肿瘤,尽可能减轻病人的痛苦,避免不必要的截肢,挽救一个个年轻而鲜活的生命,为那些突遭厄运的家庭带来希望。 
  十八年前,刚过而立之年的张世权从湖南湘雅医学院研究生毕业后来到深圳,他牢记母校百年湘雅“公勇勤慎,诚爱谦廉,求真求确,必邃必专”的校训,希望在这片南国的热土上开创自己的事业。作为深圳第一个骨肿瘤专业的医学硕士,看到深圳当时骨肿瘤专业现状,张世权也曾感到过迷茫。骨肿瘤属于骨科领域的疑难少见疾病,诊治难度大,风险高,很多骨科医生见到骨肿瘤病人觉得心中没底,往往把病人推到广州等地的大医院。慢慢地,深圳的骨肿瘤病人,特别是恶性骨肿瘤病人都转到广州或回内地去治疗了,极少数留在深圳的也只有一种无奈的治疗选择——高位截肢。而此时,“北上广”等大城市已开展恶性骨肿瘤保肢治疗技术十余年。 
  在论资排辈、等级森严的医学界,年轻的张世权一边脚踏实地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一边密切地追踪骨肿瘤领域最前沿的诊疗技术。当时光进入21世纪,积累了一定资历的张世权终于有机会在骨肿瘤专业开始了自己的创业。 
  张世权至今仍清楚地记得,他的第一个实施保肢治疗的骨肉瘤病人。骨肉瘤是一种最常见的发生于青少年的高度恶性骨肿瘤,常早期发生远处转移,死亡率极高,既往被视为不治之症。2002年2月,张世权收治了一位年仅21岁的女孩,经临床、影像学和病理学检查确诊为股骨下端骨肉瘤,患者和家属强烈要求进行保肢治疗,而当时在深圳对骨肉瘤进行保肢治疗还是一片空白。尽管当时的医疗环境已日渐恶化,医生们在重重压力之下不敢开展高风险的医疗新技术,但在医院领导和老专家的大力支持下,张世权带领他的医疗团队甘冒风险,为患者精心制定了保肢治疗方案:在规范的大剂量化疗辅助下,进行股骨下端瘤段广泛切除及特制人工关节置换术。医护团队的每一位成员以高度的责任感和敬业精神,为这位不幸的姑娘夜以继日辛勤地工作着,高风险的大剂量化疗、高难度的保肢手术、艰辛的康复功能锻炼……一系列复杂的治疗按计划顺利完成,年轻的患者终于又站起来了!用曾经罹患恶疾的腿正常行走了!经过严密的医学观察和随诊,如今整整十一年过去了,她的患肢功能正常、行走自如,体内已找不到任何肿瘤的踪影,并已结婚生子,过着与常人无异的生活。 
  首战告捷,极大地鼓舞了张世权攻克骨肿瘤这个医学难题的信心。接下来他与他的同事们再接再厉、攻坚克难,先后创造了深圳市乃至广东省骨肿瘤领域许许多多的“第一”:2002年开展深圳市首例骨肿瘤微创穿刺活检术、2003年开展深圳市首例深冻异体半关节移植术和恶性骨肿瘤的选择性动脉灌注新辅助化疗、2004年开展广东省首例骨囊肿经皮穿刺自体骨髓异体骨粉移植术、2005年开展深圳市首例软组织肉瘤动静脉联合新辅助化疗后保肢术、2006年开展深圳市首例人工半骨盆置换术、2007年开展深圳市首例异体肩胛骨移植术、2010年开展深圳市首例肿瘤型全肘关节置换术、2011年开展深圳市首例人工肩胛骨全肩关节置换术、2012年确诊广东省首例大块骨溶解症和Paget氏病并成功进行保肢治疗……如今,张世权领导的市二医院骨肿瘤骨病学科已成为深圳地区骨与软组织肿瘤的诊疗中心,其疑难骨肿瘤术前确诊率、恶性骨与软组织肉瘤的保肢率及生存率均达到国内先进水平,年诊治骨肿瘤病例数居深圳市之首、广东省前列,患者除来源于深圳及广东其他地区外,还吸引了湖南、湖北、江西、四川、广西、福建、安徽等外省区患者慕名前来就诊。由于在深圳骨肿瘤领域的开拓性贡献,2012年3月,张世权当选为中华医学会骨与软组织肿瘤学组全国委员,是深圳市唯一一位获此殊荣的骨科专家。

不放弃百分之一的希望

  高位截肢,是年轻的肢体骨肉瘤患者面临的最痛苦和无奈的选择。尽管骨肿瘤保肢治疗技术在世界上已开展三十余年,但是,对一些高度恶性、进展快、就诊较晚的体积巨大且广泛浸润骨旁软组织的骨肉瘤,由于手术难以达到安全的外科边界,最后患者只能无奈地接受截肢。 
此外,在国内很多地区,由于病例分散、大多数骨科医生缺少骨肿瘤专业知识和经验等诸多原因,导致相当多的骨与软组织肿瘤患者得不到正确的诊治,造成不必要的截肢。尽管生命高于一切,救命重于保肢,但对于很多年轻的、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患者来说,完整的躯体与生命同等重要,甚至有不少的患者对医生说:如果不能保住腿,就不想再活下去了。张世权说,自己愿意冒着风险,为恶性骨肿瘤患者选择保肢治疗,一是出于对患者和家人强烈的保肢欲望的考量,二是对自己和自己所在的国家级重点学科团队专业能力的信任。 
  17岁的小尹来自江西井冈山,外伤后左大腿肿痛厉害,在当地医院治疗无效且病情加重。在家人的陪伴下,小尹来到了深圳,经过市第二人民医院骨科专家会诊及病理活检,确诊为左股骨中下段巨大骨肉瘤,同时已出现双肺广泛转移,属于恶性度极高的IIIB 期骨肉瘤。按常规,患者的生存期不超过三个月,首选的治疗是姑息性对症治疗,或为了减轻痛苦施行大腿高位截肢术。但是,这个可怜孩子特殊的成长生活经历和强烈的求生保肢愿望深深感动了张世权,他在后来贴在“好大夫在线”张世权个人网站的感谢信中这样写道:老天在我之前十七年的生命中先后夺走我的一半视力和幸福的家庭。但这些并没有令我失去对生活的信心。可是当我得知自己患上了骨肉瘤时就感觉天塌下来了。为什么又是我,难道生活真的抛弃了我吗?我不断问自己。直到遇到了张主任。在你和你的团队的精心诊断后,为我安排了稳妥的治疗方案。那时的我疼痛难耐,但从你那坚定的眼神中我知道自己只能相信你了……“面对这样的患者,作为医生真的没有心思去过多考虑医疗风险了,我们只想不放弃百分之一的希望。”张世权后来回忆说。在和同事们反复研究讨论后,张世权为小尹制定了一个周密而复杂、同时却蕴含着很大风险的保肢治疗方案:术前选择性动脉灌注加静脉双途径大剂量化疗基础上,施行肿瘤广泛切除及特制人工假体置换保肢术,这是唯一的有可能既能挽救生命又能避免截肢,同时也是国内外最先进的治疗方案。
  庆幸的是,经过三个月的化疗,小尹腿上的肿瘤体积明显缩小、边界变清楚,肺部转移灶基本消失,肿瘤根治切除保肢术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在张世权的主刀下,小尹的股骨全长三分之二被完整切除,并顺利置换了特制人工假体。“为了达到最好的保肢效果,我们采用了先进的皮质外骨桥技术,防止如此长度的骨缺损假体重建后容易出现的假体松动,以获得最佳的术后功能。”张世权说,术后经过精心护理与康复训练,小尹很快就能独自下地行走。如今,整整三年过去了,小尹在在休学一年后重返他日思夜想的校园,经过刻苦的学习和紧张的高考,如愿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大学。他用自己的双腿自由漫步在美丽的大学校园,实现了从小就蕴藏于心中的大学梦。 
  难以想象一位高级服装设计师没有了右手,一幅幅美轮美奂的设计如何展现出来。2011年5月,一位不幸患上肩胛带巨大恶性肿瘤的设计师黄先生慕名找到了张世权,他曾辗转求医于省内外好几家有名的大医院,医生都建议他接受一个残酷的手术——肩胛带离断术,即完全切除患侧的整个肩膀和整条胳膊,这对于一位才华横溢的服装设计师来说,实在太难以接受了。为了保住这位设计师的右臂,张世权和他的团队又在深圳首开记录,采用一种国际最先进的的手术方案:人工肩胛骨全肩关节置换术。整整5小时手术台上的拼搏,长达40公分的手术切口,输血3000毫升……手术按预定计划顺利完成。术后,黄先生的右手功能恢复顺利,又可以重新设计美丽的服装了。但这其中,张世权和同事们又承担了多少风险呢?肩胛带恶性肿瘤是少见的骨科肿瘤,其手术因位置特殊,解剖复杂,术野组织及肿瘤血运特别丰富,手术风险非常大。病变肩胛骨切除后的重建亦非常复杂。因其高难度和高风险,在当时,国内开展这种手术的医院屈指可数。 
  回望这一个个疑难重症的复杂诊治过程,一台台惊心动魄的手术经过,张世权坦陈在事情过后他也常常感到后怕。“但当你面对患者信任与渴望的目光,你无法逃避和拒绝。”张世权淡淡的说,当他看到患者重新恢复健康,用经他亲手治疗保住的肢体走路、写字时,看到患者与家人在大难过后欢聚在一起时,那一份职业的享受和成就感,是世界上任何人都体会不到的。

最大的心愿:市民看大病不出深圳

  十年磨一剑。经过多年的奋斗与努力,在深圳骨科界,张世权和他的团队已是公认的头号骨肿瘤学科团队;在国内骨肿瘤患者中,张世权也有众多的“粉丝”。在“好大夫在线”网站上,张世权的个人主页里贴满了患者给他留下的感谢信。一名叫阿虹的患者刚刚当上妈妈就被发现患上了骨肉瘤,她说:“不幸的降临在我充满恐惧与不安时,让我幸运的找到了骨肉瘤专家张世权主任”。最后经过精心的治疗,她的体内没发现任何可疑病灶。阿虹说,张世权告诉她:“你的亲人对你的悉心照顾,给了你第二次生命”。但她认为,“张主任就是我们每一个患者的亲人,是他让我得以重生。” 
  有不少患者都在留言里写到,自己患病后走过了很多医院,看过了很多医生,从来没有碰到过如同张世权一样耐心、细致的医生。患者小罗说:“你如同父亲一样的慈爱一直鼓舞着我艰难前行。” 
  虽然有众多的患者在张世权和他的团队精心治疗下恢复了健康,但张世权告诉我们:在深圳这座拥有超过一千五百万人口、又以年轻人居多的特大城市里,骨肿瘤病人的基数非常大。由于目前很多医生对骨肿瘤和软组织肿瘤尚缺少专业认识和临床经验,临床上这类病人的误诊误治现象并不少见,不该发生的故事经常使他为患者深感惋惜。骨肿瘤的治疗强调首次规范治疗,一旦首次治疗采用了不合适不规范的疗法,将造成后续治疗的极大困难,严重影响患者的预后。由于骨肿瘤特别是恶性骨肿瘤治疗周期长,通常在一年左右,患者如果在深圳得不到规范有效的治疗而转往外地,将给他们的家庭造成极大的经济负担和护理、饮食、交通等多方面的压力,最终影响到最佳的疗程和疗效。 
  作为深圳市骨肿瘤专业学术带头人,张世权清醒地认识到: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他将利于各种学术交流平台、通过各种继续教育方式,大力普及骨肿瘤规范化诊治新理念,以期提高深圳地区骨肿瘤规范化诊治水平,为深圳市民造福。在2013年初深圳市的两会上,已经有人大代表发出询问案,指出:“大病都跑北上广,是深圳的耻辱!”这同时也是张世权作为一名特区医务工作者的感慨。张世权最大的心愿是:在不远的将来,深圳的每一位骨肿瘤患者,都能在深圳得到满意的高水平的治疗,深圳市民看大病再也不用走出深圳了。